『欺诈师』🔚

十九。一心不乱,无我梦中。无用之人。

后来

     又是一年清明时节,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开心的在家里赖着床,不用跟着上坟的大部队,因为身边的亲人都还健在,像平常一样的日子开始渐渐的脱离了平常,14年的下半年,家人告诉我有时间多去看看外公,他在医院,我天真的以为只是小病,不过一月的时间,告诉我的却是肺癌。

     以为癌症离自己很远很远,原来这么近,一个身体好的不像老人的人就这样成为了老人,动了手术的外公身体越来越弱,外公的路已经离开了平常,走向了终结。14年九月十二日上午十一时左右,外公迎来了终结,听到消息我刚好放学,接到电话还在笑着是我,眼泪突然就留下来了,有时候就是这样明明你还在笑着眼泪却先一步的流了下来,在地铁上,在公交车上,在出租车上,在外公的灵堂前,在遗像前,直到守灵的结束,我也并没有实感,外公不是还在吗?我都还能听到外公的声音,可以记起他做的饭菜的味道,我还能看到厨房里的忙碌身影。那我现在在哪里?我为何会在这里,这是哪里?我为何在这灵堂里守灵?去世的人是谁?每当我抬起头来,看着遗像,才会发现,原来外公真的走了,声音和饭菜的味道不过是我的回忆里的存留,身影也不是外公而是母亲。

    啊啊,原来都是真的呀,站在棺材面前的我,这样的想着,眼泪又流了出来,直到最后,我才发现我一直都在另一面,我不存在于那个地方,然而我却在那里,只是因为,不敢面对这一面的现实,不愿相信发生的这一切。自我的屏锁,锁住了流年,锁住了16年的回忆,也锁住了外公的永远,也锁住了自己,让自己变得不是自己,那是会谁呢,谁知道呢。

评论(1)
热度(2)
© 『欺诈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