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诈师』🔚

十九。一心不乱,无我梦中。无用之人。

【竹马/相二】----演员----「1-4」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


Bgm:《演员》——薛之谦


这是一个苦涩的故事。



----------------------------------------------

1、

 

   今年的二宫和也,拿到了第39届日本电影学院赏,最优秀男主演赏。



   他想这是送给自己最好生日礼物了。



   预料中的等到了来自成员,朋友,相熟的各位,合作过的各位,和自己家人的祝贺信息。



    【恭喜,ニノ,现在是三十二岁的双影帝啦。】



     等到了自己放在心底的那人的短信。



     【嗯,谢谢。】



    明明不是第一个发来的信息,却是自己第一个回复的。



    之后的信息。该公式化的回复就回复,该打电话的就打电话。



    时针在走着,二宫和也也一直都在忙着处理各种消息。



    等到用略有麻木感的手放下手机以后,伸手拿到放在桌上的眼镜,戴上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上面走动着的时针告诉了二宫和也,现在已经是半夜两点半了。


    城市已经进入了浅眠的时候了。


    而他还清醒着。


    清醒的想着自己度过的三十二年的人生。


    他和相叶雅纪已经认识了二十年了。


       二十年。

  

    足够一个孩子成长到成为一个社会人。


     因为认识了太长的时间,所有的一切都显示的太过于的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的向相叶雅纪抛梗,理所当然的站在离他最近的位置,感受他的存在。


     理所当然的。


      二宫和也快要忘记他暗恋了相叶雅纪二十年。

2、

 

    年少时,总武线,青涩的感情没有被加有任何的束缚,二宫和也记得那个时候,樱井翔打了脐钉,染了一头黄毛,他做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骨子里却依旧是樱井翔。


    二宫和也并没有像樱井翔一样,他没有太多想做的事情,出道前他和樱井翔一起去找过杰尼斯桑,但是杰尼斯桑并不在家,之后二宫和也作为了【岚】出道了。


    大家都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突然被安排在了一个组合。既然出道了,也没有办法了,只有好好的走下去。


     二宫和也以前说过比起幕前他更想去做的事幕后的工作,比起出现在银幕上,被人们用审视的眼光苛刻的观看着,他更想在幕后安静的做着自己的事,不必将自己曝光在人们的面前。



    二宫和也在Jr.里面不算特别的出众的,认生,不善言语,阴沉,这些标签被贴在了二宫和也的身上。渐渐的仿佛被排除在人群中,二宫和也变成了一个鲜明的个体。



    就这样二宫和也也就在杰尼斯慢慢待了下来,直到在回家的车站遇见了一个自己觉得比较眼熟的人。



    二宫和也确实是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人很眼熟,像是在练习的时候站在距离自己3个身位的Jr.,不清楚名字。



     站在自己前方,柔顺的黑发乖乖的垂下,从二宫和也的角度来看,像一个圆圆的黑栗子,那人比自己还高了小半个头左右。



     背上背着一个大大的包,里面像是装了某种乐器,二宫在头脑里想着最近没有看见练习的时候有这么大的乐器在呀。



     好奇心让二宫把视线移到了那位少年的右手上,修长的手指,明显的骨骼和突出的血管。这人的手真好看。二宫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喜欢打游戏和棒球,被磨出软茧的手,短短的手指,胖胖的手掌,看起来软软的,让人玩心大气,想要更多的触碰这双手。



     耳朵听到了列车尽快到站的提示音,没有变化的女性电音。这时才再抬起头,二宫和也发现前面那人的肩上还有一只棒球手套,「这人要背着这么大的包,还要去打棒球吗?体力真好。」二宫这样想着。



      列车到站了,夏日里的电车,最好的就是冷气和有座位,二宫走上电车发现自己常坐的位置,今天是坐不了了。



       刚刚排队的时候站在自己前面的那个黑栗子,带着他的大包正坐在二宫常坐的位置上,二宫这个时候才看清了那人的脸,修剪到眉毛处的额发,圆圆的杏仁眼,如夜幕般眼中闪烁着零星的光,小巧的脸,和女孩子一般红润的嘴唇。


       长得好像女孩子。但是很好看。


       二宫和也对于相叶雅纪的第一印象。


       既然位置被坐了,那就只有另外找位置了,偏偏有位置的就是那人的旁边。


3、

 

       电车的车门在警示音响起中慢慢闭合了,电车中还站着的就剩二宫和也一人了,似乎经历过思想战争的二宫,还是选择了坐下,慢慢的走过去,那人似乎没有注意到二宫。


      “不好意思,你的旁边可以坐吗?”相叶雅纪还没有反应过来是哪里来的声音,就听见那人重复了一遍“你右边的座位有人吗?”

    

    
       拿自己装着萨克斯的包放在自己面前才看见自己的旁边有一位少年,剪着短短的黑发,刘海碎碎的,头低下来刘海正好在眼前,替他挡住了眼中的情绪,少年有轻微的猫背,仿佛不安,紧紧的捏着自己斜跨包的带子。



      “啊..啊!抱歉,右边的位置是没人的。请坐吧!”看着眼前的不安的少年,相叶雅纪觉得他很眼熟。



      二宫点了点头后就坐在了相叶雅纪的右边,尽力的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坨,不妨碍到抱着大包的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所坐的是刚好可以容纳两个人的位置,相叶雅纪的左边就是栏杆,右边是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坨的二宫和也。在意识到对方可能是在给自己的萨克斯腾出一点点位置后,相叶雅纪把自己的萨克斯换到了自己的左边,让二宫有了更多可以坐的地方。


       转头看向二宫和也的时候,却看到对方已经靠着车厢的车壁睡了。


       细碎的额发,闭着的双眼,眼下淡青色的痕迹,薄而小巧的嘴唇,和好看的下颚线条。还有那一颗点在下巴上的痣。



      车外的阳光就这样的直直的从相叶雅纪背后的窗户落在二宫和也的脸庞上,因为有着阳光二宫和也本来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透白,仿佛有一层薄薄的金粉在闪烁着。仿佛是少年与生俱来的孤独感,被阳光给软化一样,阳光给少年穿上了一层独特而美丽的光雾。


       为什么他连浅眠都显得如此不安。



        随着时间的推移,阳光从少年的脸颊上移动到了少年的闭着的眼睛上。少年的眉头微蹙着,相叶雅纪移了移自己的位置,刚好可以帮他挡住刺眼的阳光。


       就这样,电车在行驶着,二宫和也在还有一站的时候醒了过来,看见左手抱着大包打瞌睡的相叶雅纪,轻轻的调整了自己睡了一路的坐姿,不小心碰着相叶雅纪撑着的右手,相叶雅纪迷迷糊糊的转了头,对着二宫和也笑了。


       二宫和也想,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天使。



       相叶背后撒满了夕阳的余晖,逆阳的笑容,二宫和也眼中的世界里第一次看到了如此美丽的夕阳。在总武线的电车上。

 

4、

 

       电车到站了,二宫和也匆忙的向对方点了一个头,就急急的跑下车了,关门的警示音在背后响起,二宫和也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转身,却看见的是黑栗子一样的头靠在大包上,电车已经启动了,带着夕阳的余晖开走了。


       二宫和也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呆呆的看着电车开走的方向,大概是这天起,他的世界被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



      二宫和也和经纪人确定了一下之后的行程,三天里都没有摄影工作,基本都是杂志访谈,向经纪人询问是否可以将剩下的工作改期,经纪人没有多说什么,回复了二宫说这几天好好休息吧。



      现在已经三点了,东京塔也已经灭了,城市的心脏也在睡去,靠着似血管的公路,活着。


      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阳台上,夜晚的风还是带着寒冷的,从宽松的家居服的口袋里掏出包装已经被揉皱的烟盒,烟盒里有着几只烟,拿出一根叼在嘴上,拿出烟盒里的打火机,啪的一身打响,一丝火苗摇摇晃晃的出现,点燃香烟后放手,只有点燃的香烟证明了火苗的存在。



       凌晨三点的东京都,零星的灯亮,更多的是沉睡的人们,太安静了,二宫和也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和烟燃烧的声音。仿佛是听见了自己生命在燃烧的声音,一点一点的被燃烧着,燃烧过后什么都留不下。远处的风是不是带来了海的嘱咐。



         他累了,他想着,自己的世界这么小,小到想把相叶雅纪拿出来都不行。

     


         静静的看着这座城市,是他的最后能够让自己不去想相叶雅纪的时候。



-------------------------------------------------TBC----------------------------------------------

评论(6)
热度(30)
© 『欺诈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