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诈师』🔚

十九。一心不乱,无我梦中。无用之人。

【SJ/翔润】生日快乐

首先祝樱井先生35岁生日快乐❀

然后

这篇写的太傻了

看看就好

QAQ


---------------------------------------------------------------------------

市场部长S  X  设计部长J     财务部长N  宣传部长A  艺术部长O

这是个啥子公司我也不知道

 

 


     今年的东京,雪来的格外的早,一点准备都没有,看着窗外的大雪,松本润是铁了一万颗心不想出门和可爱的雪花一起上班,但是出了名克己的松本润还是把自己穿的十分帅气加保暖的离开了家,向着地下停车场走去。



    搓着手,加快着步伐走向自己的车,被搓的稍微泛红的手从大衣里拿出车钥匙,按了解锁,车便应响,关上车门的声音在空旷的地下停车场中有了细微的回音,坐上了驾驶座的松本润伸手启动了引擎。



    再按开了车内暖气的开关,暖气还没有充满车内的时候,松本润连呼了几口气在旁边的车窗上,口中呼出的热气在车窗上形成了一层薄薄的白雾,伸出手指在还有冷意的车窗上画着,随着松本润的几下勾画,一朵樱花,盛开在车窗上。



    待车内的暖气开始释放出暖风,车窗上盛开的樱花,逐渐的隐去了它的身影,仿佛不曾存在过。



    抽出放在大衣口袋里有点冷到麻木的手,活动了一下略有一些僵硬的手指,放在暖气的出口,感受到手指恢复了平时的灵活,松本润驾驶着自己的爱车,向公司开去。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提前降雪,让东京的人们都或多或少的提前了那么一点时间出门,松本润现在被堵在路上。



     第五次的在心里后悔着,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开车,早知道这么堵车,应该直接坐电车去公司的,这下好了,部门的下午茶他松本润得包了。



    在这个名叫杰尼斯的公司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部长当天迟到,需承担本部门的下午茶的所有消费。】在众多的部门里,有一位部长长期的请自己的部下们吃下午茶,目前是迟到次数最多的就是艺术部的部长,大野智。



    松本润位居第三,排名第二的是宣传部的部长相叶雅纪,据相叶雅纪本人的说法是,每天他都是在七点准时起床,并且在半小时内收拾好自己,还带做好双人份的早饭,然后回房间把床上和被子已经要合为一体的恋人给叫醒,虽然叫醒的方法有点不可描述,但是对于相叶雅纪的恋人来说百试百灵。但是为什么相叶部长会迟到只有二宫部长知道了。



    松本润排在第三的原因,总体来说是有很多种原因的,其原因一是松本润有挺严重的起床气,偶尔会懒床,从而导致自己迟到,更多的时候是松本润部长说自己家养的仓鼠,晚上实在是太麻烦了,安顿好自家仓鼠的松本部长才能安心的睡去,结果第二天不出意外的会迟到那么一分钟呢。



     本来从松本润的住处到公司,开车的话只是需要二十分钟左右,坐电车的话差不多就是四十分钟。松本润趴在方向盘上,看着前面移动异常缓慢的车队,松本润有点泄气,这样不知道多久才能到公司啊,松本润想着。



     手里拿着自己的手机,解锁,先给自己的助理佐藤胜利打了电话,让她把自己安排的事情先吩咐下去,虽然堵车了但还是要工作的。松本润把情况也和助理说明以后,叫助理先去财务部看看二宫部长在吗,在的话给他说我今天晚上约他喝酒,不准拖家带口。



      佐藤胜利连忙都答应下来,等听见听筒那边自己的上司说今天就当我休假了,你记得别给市场部的人知道的时候,佐藤觉得自己的背后有一道过于锋利的视线盯上了自己,等松本润挂了电话,佐藤听见了听筒里的忙音后。



     回头一看,市场部的部长就在自己的身后。



    “啊,樱井部长是有什么事情吗?”佐藤胜利想起刚刚松本润说的话,心里也只有为自己的上司祈祷了。



     【部长不是我不帮您,只是我帮不了您】。



      樱井翔:“我有点事情需要和松本部长商谈一下,关于最近新接的案子。”



     樱井翔不用想也知道了,松本润今天不会来公司了。



    “那个,樱井部长,非常抱歉,松本部长今天休假!”佐藤胜利也是个明白人,不管樱井翔有没有听见之前的内容,先把实话说了。



    “您要是不着急的话,您可以把您需要的资料告诉我,我这边先帮您看看有没有相关的资料。”“没事,我等明天再来找松本部长。”佐藤胜利松了一口气,好歹樱井部长没追问下去,不然真的也不好给松本部长说的。



    “那樱井部长,明天松本部长到达以后,我联系您可以吗?”“好的。多谢。”樱井翔本想着找松本润谈谈之前接的案子的有关事项,但是他既然不在的话也只有作罢,转身走出了设计部,向着自己的市场部走去。



     “松本部长!!!!我对不起你!!!!”松本润刚刚一接通来自自己助理佐藤胜利的电话,还没问出口什么事,佐藤胜利那边倒是先道起了歉。



     “怎么了?”“刚刚部长在和我说您今天休假的时候,樱井部长就在我后面,然后樱井部长说之前接的案子需要和您商讨一些事,我只有直接说您今天休假了。”



      松本润听完佐藤胜利的解释,也只是叹了一口气,“那你先不管樱井翔,之前给你说的事,你都安排下去了吗?”“除了二宫部长那边还没有去通知以外,其他的事情已经都安排下去了。”佐藤胜利看了看本上列出的安排,除了去二宫部长那里转告以外,其余的也确实是已经安排妥当。


 

     “二宫部长那里你也不用去了,我自己联系他。今天就先麻烦你把那些找我的事情安排一下了。”一边想着今天要用什么借口把自己哥哄出来喝酒,一边想着一个纠结了很久的问题了。樱井翔要过生了,但是送什么礼物?



       等到助理那边的问题处理完了以后,松本润并没有立刻给二宫和也打电话,这个时候按二宫和也以往的习惯他应该还在批公文才对。



     但是事实却是下一秒松本润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按下耳机的接听键,熟悉的小尖嗓就从耳机里传来。


 

   二宫和也:“松本润!!”



    松本润:“哎,哥你咋了。”



    “你今天是不是没有喂你家那只溜肩的仓鼠??不然他为什么要拖着相叶雅纪偷偷摸摸的说小话???”二宫和也给自己的弟打着电话,还边看着办公室外来找自己的相叶雅纪被半路冒出的樱井翔给拉走,二宫和也表示他的早饭还在相叶雅纪的手上。



    “昨天我没有和翔くん一起呀。我前几天都在赶案子,樱井翔知道啊。”松本润也不知道为什么半个天然要去找一个天然说小话,也不知道他们是要交流什么,“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突然降雪的原因,路上太堵了,反正最近也没有什么急需要的案子,就当犒劳一下前几天熬夜赶工的我嘛。”这是事实。



    两个星期以前,松本润突然接到了一位合作多次的客户的电话,听筒那边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的焦急,客户说希望松本润可以尽快的提出一份关于珠宝的设计,松本润了解了那边的情况以后,选择了接下。



    之后就是地狱般的赶工,好在提前在时限前一天完成了对方要求的设计,对方收到后也表示很满意。



    松本润也是终于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道上。



    “也是辛苦你了,今天你部门的下午茶我已经叫相葉さん帮你叫了。”二宫和也还是很心疼他那克己而又辛苦的弟弟,抬头看到相叶雅纪已经在自己办公室的门口了,相叶雅纪指了指自己手上拿着的早餐,又指了指二宫和也的电话。



    “哥,今天晚上出来喝酒嘛,有点事想要和你商量,不准携带家眷。”松本润看着终于要走过最堵车的路段,心想着在哪里掉头。



    二宫和也:“可以啊,老地点老时间。相葉さん来了,先不说了。”



    松本润:“好。到时见。”



    挂掉了电话,路口的红灯也变成了绿灯,松本润熟练的掉头,向着自己经常去的一家超市开着。



    “ニノ,抱歉啊,和翔さん说了点事。给,你的早餐。”相叶雅纪看着办公室里的二宫和也放下了电话,便打开了门,把带来的早餐放在二宫的桌上,转身拉下了二宫办公室的百叶窗。



    二宫和也:“相葉さん,去把J的部门的下午茶包了。”



    二宫部长享受着来自相叶部长的爱心早餐,一边说着,还边看着公文。突然相叶雅纪伸手关掉了电脑的屏幕。



    相叶雅纪:“ニノ,先吃完再看。”绕过办公桌,靠在二宫部长的转椅旁。



    “相葉さん,现在是工作中哦。”二宫部长舔了舔嘴边的糖粉,看着相叶雅纪。



    “难道ニノ不想知道我和翔さん聊了什么吗?”相叶雅纪低下头,在二宫和也的后颈说着,暧昧的吐息悉数的喷在后颈。



    “你难道不会告诉我吗?”二宫和也转身面对着相叶雅纪,像琥珀似的眼眸透着一丝光,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相叶雅纪。“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只要你想。”伸手把面前的人揽进自己的怀抱里,嘴唇磨蹭着二宫软软的耳垂,慢慢的向下,停留在二宫衬衣的领口处。



    用一只手把二宫衬衣的第一颗扣子解开,把领带也拉开一些,二宫和也的脖颈被解放了。



    相叶雅纪:“翔さん说,松润案子已经赶完了,为什么不联系他,翔さん那边也听说了那个案子有多急,一直也没敢打扰松润。但是你也知道松润一旦赶工起来,容易忘记休息的,翔酱就问我,ニノ你知不知道松润的状况,身体有没有问题。”说完话的相叶雅纪在二宫的脖颈上略带力的吻了下去,嘴唇离开脖颈时,鲜艳的吻痕已经被刻上了。



    “相葉さん。”“恩。”相叶雅纪抬头看着叫他的人,却被嘴唇上的触感转移了注意力。相叶雅纪没有料到二宫会这么主动的,稍微的分神一下,二宫小巧的舌头已经带着糖粉的甘甜不安分的舔着相叶的嘴唇。



    回过神的相叶雅纪主动的加深了这个吻,送上门的甘甜,相叶雅纪找回了主动权,舌尖划过二宫的牙龈,在二宫和也的上颚挑逗着,感受到怀里人的轻颤,相叶雅纪不在口腔里逗留,轻轻的吮吸着二宫的舌尖,轻微的水声在办公室里轻响着。



    二宫和也轻轻的咬了一下相叶雅纪的唇,示意着这个吻该结束了。



    相叶雅纪结束了这个吻,看着自己怀里眼睛已经蒙上了一层情欲的雾,被自己轻吻过的嘴唇还红润的泛着水光,带着好看的弧线的下巴,还有那一颗点缀在下巴上的小巧的痣。



    “相葉さん。”“カズ..怎么了?”收了收手,把怀里的人抱的更紧,相叶雅纪想着,二宫和也真的是上天赐予他的宝物。



    “我想提醒你,你在十一点有一个会议,现在是十点五十四分了,会议需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恢复了平时清明的双眸的二宫和也,看着相叶雅纪从迷茫的神情到震惊再到风一般的冲出自己的办公室。“相葉さん,我今天晚上要和J喝酒,会晚一点回来,你记得帮J叫下午茶。”从远处传来相叶雅纪的声音,告诉二宫和也他知道了。



    二宫和也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从刚刚拉开的百叶窗看到了有一只扒着墙的仓鼠暗自神伤,二宫和也没有办法,叫自己的助理给市场部的助理打电话,叫他们把自家的部长领回去。



    不过一会,市场部的助理菊池风磨就来领人了,领着那只暗自神伤的仓鼠部长,菊池向二宫投去求救的眼神,二宫和也也是心疼自己家的傻弟弟唉,怎么养了一只这么溜肩的仓鼠。



    二宫和也:“樱井翔,我弟今天有事要做。自己把手机的铃声开到最大声。”



    听见了二宫的话的樱井翔,从萎靡的状态一秒就恢复了平时的市场部门面担当,“菊池君,下午的会议是几点开始?”。这次菊池风磨向二宫投去了感激的眼神后,和精神焕发的樱井翔回市场部去了。二宫和也刚走出自己的办公室一步,就被自己的助理中岛健人叫住了。



    中岛健人:“部长,你的脖子上。”助理举起之前某位同事的镜子,意思二宫看看他的脖子,二宫拿过镜子发现,相叶雅纪的吻痕正好有一半露在衬衣外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说这是自己被蚊子咬了挠的,只是发烫的耳尖证明了这不是蚊子咬了后他自己挠的。中岛健人表示二宫部长有点受蚊子的喜爱。



    松本润将车开到了自己经常购物的超市,熟门熟路的走向食材区,自己家里的食材已经被自己前几天赶工的时候吃完了,需要补充了。想着自家冰箱现在空荡荡的,应该会买很多的食材,今天又只有松本润自己一人,买太多也拿不回去,下次叫自家仓鼠和自己一起来买好了。



    松本润简单了拿了一点自己平时常吃的食材放进推车里,走过速食区,松本润想起自己很久没有动手做过荞麦面了,自己赶了一个星期的案子,樱井翔也是没有打扰自己,这个时候拍已经开始萎靡了吧,是时候好好安慰一下自家仓鼠了。



    返回去拿了一些做荞麦面的材料,再拿了一点做布丁和蛋糕的材料。想着明天叫樱井翔来吃饭。



    结完账,松本润把购物袋放到车的后备箱里,掏出手机看看时间,临近正午了,想着朋友们都在上班,还是回家自己做吧,顺便下午把家里收拾一下,赶了那么多天的案子,家里还一直没有整理。



    于是松本润坐回驾驶座,向着自家开去。路上还在下着雪,似乎这一场雪到现在为止是没有变小的倾向。一片一片的雪花就这样悠悠落下,一片一片的,慢慢雪开始堆了起来,来自上天的装饰。



    松本润带着一身寒气回到了家里,看着因为赶工而被自己弄乱的屋子,认命的开始动手收拾起来,该洗的衣服分好类,该送干洗等会送干洗,洗衣机洗的丢洗衣机。把垃圾也分好,该今天丢的就放在玄关,今天不能丢的就放在厨房的垃圾处。



    屋里暖气温度不高,松本润穿着一件毛衣一直动来动去,待收拾完成以后,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自己回来的时候煮的面已经煮好了,松本润慢悠悠的走到厨房,关掉火后,盛在碗里,简单的午餐时间也就开始了。



    等松本润把自己也收拾干净了以后,再看看时间,已经临近二宫下班的时间了,拿起大衣,走向门口,把玄关的垃圾也一起拿着的出门了。在楼下把垃圾丢到回收处,松本润看到了银白的世界,雪花已经把附近的草地染成了银白色,雪花已经比早上的时候小多了,不在这里做过多的停留,松本润转身把伞打开,向着和二宫和也约定的地点走去。


    “老板,老样子。”松本润收了伞,在门外抖了抖伞上的雪花。“J。这边。”熟悉的声音在深处的包厢里响起,松本润把伞放在门口的伞架上,径直的向传出声音的包厢走去。



    “哥,樱井翔是不是去找你了?”“不对,是樱井翔叫相叶雅纪来找我问你的情况。”松本润正在放衣服的手一愣,“ニノ...今天几号?”“今天?我看看,一月二十四号。你是不是想起了?”松本润听完后瞬间掏出自己的手机后发现,手机屏幕上写着今天是一月二十四号,星期二。明天一月二十五号,樱井翔的生日。



    “看来你想起了啊,你家仓鼠已经期待很久了,说吧你准备送你家仓鼠什么礼物。”二宫和也平淡的看着自家弟弟的表情,这种时候松本润的表情变化特别有趣,二宫和也偷偷的拍了几张给相叶雅纪发了过去,信息写在【相葉さん,这就是忘记为自己恋人准备礼物的样子哦。】。



    相叶雅纪还在公司处理着最后的收尾工作,放在手边的手机突然的震了一下,打开手机看见的就是松本润表情丰富的脸,再看看短信内容,相叶雅纪就知道二宫和也还记得今年自己因为公司安排的出差时间和二宫的生日撞了,自己信誓旦旦的说会在二宫和也的生日当天回来,结果他忘记算时差了,回来正好是二宫和也生日的后一天,礼物也没有来得及拿的相叶雅纪先跑回了家,结果就看着自己家的小柴犬一个人寂寞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一个小小的蛋糕发呆。



    先不说相叶雅纪是花了多少时间和多少新游戏才把自家柴犬哄好,之后相叶雅纪申请每年六月的十七号是不能再出差时间表里的,不知道人事部的城岛さん有没有批准。



    【カズ..我这边收尾工作完了我就先回家了哦,喝完给我打电话来接你哦。】,【工作辛苦了。】面无表情的回完短信,抬头看着自家弟弟包着泪水的大眼睛,“J,你不会连礼物都没有提前准备好吧?”看着松本润点了点头,二宫和也在的担心那眼泪哗的一下就来了。



    “哥,别喝了,走吧。”“去哪????”二宫和也看着硬把眼泪收回去的松本润问。“海鲜市场。”“你等一下。”二宫再次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大野さん,你还在公司吗?还在对吧,松润有个事情要你帮忙。”二宫看了一眼松本润,对方眼里充满了期待,“你知道哪里的贝类最新鲜吗?我知道你知道的,相叶雅纪还在公司你去找他,让他把你送过来。我看看,半个小时后,老地方见。”



    大野智表示为什么二宫和也会觉得他知道哪里的贝类新鲜啊???我喜欢的是鱼!!



    这边打完电话,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松本润,二宫和也表示心很累,“你先吃点,叫都叫了,不吃多浪费。反正半小时后,大野さん就来了。”把松本润安抚好,二宫和也终于可以对自己的汉堡肉下手了。



    半小时后,相叶雅纪和大野智准时的来打开了包厢门,“走吧,我和相葉さん把你们送到目的地。”,微醺的二宫和也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想往外走,却被相叶雅纪一把拉住。



    相叶雅纪:“我拉着你走。”



    低头却发现二宫正对着他笑着,微笑的弧度,微醺而泛红的脸颊,好像回到那次吵架后的时候,原因也记不清楚了。内疚的相叶雅纪偷偷走进二宫房间,却发现那人把自己灌的半醉,半个身子都在床外,相叶雅纪连忙把那人抱在怀里,却发现那人的眼睛里有着零星的亮,也是这样笑着,然后说まーくん,喜欢你。



    二宫和也:“相葉さん?快走啦~”二宫的声音软糯了下来,拉着相叶雅纪的手走出了店,先把二宫在副驾驶的位置安顿好,相叶雅纪才回头看向早就在后排坐好的两个人。



    相叶雅纪:“大野さん,你知道路吗?”



    大野智:“恩,我给你说。”



    确认好路线以后,四人终于上路了。两个小时后,四人来到了一个渔港,二宫因为喝了酒加上劳累已经在车上睡着了,相叶雅纪再三确认过二宫和也不会着凉一类的事项后,和两人走向了渔港。



    大野智:“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渔港这边,拜托了他们看看能不能再捕一点赤贝一类的贝类。”



    松本润:“大野さん!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相叶雅纪:“那你们就先去吧,我先回车上等你们。”



    和相叶雅纪分开后,两人走向了大野智相熟的渔船,船长告诉两人已经有艘船先出发了,过一会应该就会回来,没有办法,只有先给相叶发个短信告诉他,两人会晚一点。



    掏出手机准备发消息的时候松本润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是没电了。更可怜的是,大野智掏出手机却发现没有信号,两人只好作罢。不过渔船也没有太久,大概十多分钟后就看见了一艘渔船回港。从船长那里买到了许多新鲜的赤贝,松本润终于开心的笑了。



    大野智:“松润啊,你也不用那么担心,翔くん很重视你的。”不过松本润好像是没有听清大野智说的话,两人谢过船长后,向着出口走去。



    敲了敲车窗,迷眼休息下的相叶雅纪听见声音就睁开了双眼,看着车窗外开心的两人,这下终于是能回家了呢。



    但是他们忘记了樱井翔。



    樱井翔打不通松本润的电话。



     樱井翔从下班后一直在尝试联系松本润。



    到家里也找不到人,只能看着干净的房子着急。



    他按照二宫和也说的把手机铃声开到了最大,但是就是等不来松本润的电话。应该是说他连骚扰电话都没有接到过。也去过了他们曾经去过的,松本润可能会在的地方。



    给二宫和也打电话,直接转了语音信箱,那人下班了就会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更不要说今天他还提前下班了。



    给相叶雅纪打电话,没有信号。



    给大野智打电话,没有信号。



    给松本润打电话,关机。



    打回公司问了每个部门的助理,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这个时候樱井翔已经不在意明天生日该怎么度过了,他现在只想知道松本润在哪里是否安好。



    樱井翔还在打电话,向他和松本润共同的朋友,松本润的酒友,松本润留宿过的朋友,樱井翔一个一个的都联系过了,得到的回复都是不清楚。



    用尽了办法的樱井翔,只有回到家里等着,那个充满了松本润和他生活过的房子,对现在的他来说每一分钟都是煎熬,家里的每一处都有着他和松本润的回忆。两人在一个阳光正好的午后一起躺在沙发上看着松本润喜欢的文艺片,看到感动时,转头交换一个吻。樱井翔坐在厨房的吧台处,看着松本润做料理,他喜欢松本润做料理的时候的神情,在对待宝物一般轻柔的动作,和做完甜点后身上有着和甜点一样味道的松本润。在门口为自己打好领带,和出门吻。



    在阳台一起看着东京的夜景,数着时间看东京塔熄灭。



    樱井翔从公文包里掏出烟,手却不听使唤,颤抖的双手说明了他的情绪。



    墙上的时钟在慢慢的走着,每一声都落在樱井翔的耳朵里,落在他心里,焦急的情绪已经开始转换为不安,寂静的房子里只能听见时钟走着的声音和樱井翔的心跳声。



    与此同时,松本润一行人已经快要回到了市区里,相叶雅纪看着后排两个互靠着睡着的人,也算是放心了,突然相叶雅纪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留言,是自己的亲友发来的,说樱井翔联系不到松本润很着急,要是相叶雅纪有消息尽快联系樱井翔。



    【完了。】相叶雅纪一脸苦相的拨通了樱井翔的电话。



    突如其来的电话,让手机铃声大作,意志消沉的樱井翔实在是被吓了一跳,再看清楚来电人是相叶雅纪后,接起了电话。“喂..”



    相叶雅纪:“啊,翔さん,你先听我说,你先别生气,松润在我的车上。是是是很抱歉,真的很抱歉!!!你先别急!!!等我说完!!!!!”



    樱井翔:“你说。刚刚是我太急,抱歉。”强制自己冷静下来的樱井翔,才意识到刚刚自己有多失态。



    相叶雅纪:“松润知道自己因为赶工没有给你准备好生日礼物,我们就带着他去了渔港,去给你买最新鲜的赤贝了算是先为你做个简单的礼物,因为是渔港那边,手机没有信号,松润的手机又没有电自动关机了。我们现在在回来的路上了,大概还有半个小时我们就到你家了。”相叶雅纪说完,发现在后排睡着的松本润已经睁开双眼,正看着打电话的自己。



    “翔くん,是不是生气了。。”松本润不安的声音通过相叶雅纪手机传到了樱井翔的耳里,一直悬着的心因为听见了那人的声音而放下了一半,还有一半怕是要见到人才能完全放下。



    相叶雅纪把手机递给松本润,对方接过手机放在自己耳边。



    松本润:“翔くん…抱歉…..”



    樱井翔一下就听出来小奶音已经有了颤抖,于是用平时哄他的声音说你先回来,我们再说好吗?得到了对方的回复后,樱井翔嘱咐了相叶雅纪小心开车,快到的时候给他发个消息,他来接人。



    松本润在后排憋住自己的情绪,副驾驶的二宫也醒了过来,扭过头看着正在开车的相叶雅纪,像是深夜到达带来的情绪,小幅度的移动了一下自己的位置,让自己可以刚好的看到相叶雅纪,感觉到身边的人有异动,相叶雅纪没有回头,而是正视前方专心开车,右手掌着方向盘,左手放到二宫头上,像是安慰着刚刚睡醒的人儿,带着相叶雅纪的体温从头顶传来,驱散了深夜带来的情绪。



    期间相叶雅纪给樱井翔发了一条消息,大意是他们快到了。很快就收到了回复,松本润不安的情绪随着距离的变短越来越重。



    二宫和也:“J,你知道怎么做吧。需要你自己解决哦。”



    松本润:“恩,我知道..”声音明显的透露出他的不安,但是二宫和也也没有办法,只能靠他们自己解决了。



    车速慢了下来,松本润看见了站在楼下的樱井翔,被刘海挡住了眼睛,他看不清楚樱井翔。



    走过了和相叶雅纪打招呼,把情况都说明了,松本润也拿好了东西,站在樱井翔身边,低着头。



    相叶雅纪:“你们快回去吧,这么晚了,早点休息。”



    二宫和也:“樱井翔,他是我弟。”



    樱井翔:“我知道,我会好好处理的。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晚安。”



    说完后,樱井翔拉着松本润向着自家走去。



    二宫和也:“バカ,开车吧,我们还要送Oちゃん回家。我相信他们。”



    相叶雅纪点头,启动了车,开出了那两人的视线。



    从楼下到回家,樱井翔一句话也没再说过了,松本润就跟着他的步伐走着,进门,就撞在樱井翔的背后。



    “翔くん..”名字脱口而出,回复他的是樱井翔的怀抱。



    “你是バカ吗!为什么手机会没有电?为什么不联系我,我以为你还在赶工。一直没敢联系你,为什么出去不说一声…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每一句话松本都会感觉到樱井翔加紧怀抱,感觉到自己的脖颈有微微的水汽。“生日什么的,还有很多次我们可以庆祝,生日礼物,是你选的做的,我都喜欢。但是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松本润,我也只有你一个啊!你要是有什么意外,我该怎么办。”松本润没有想到自己短暂的联系不上会让樱井翔如此的不安。




    “你赶起工就是个拼命五郎,会不按时吃饭,可能还不会吃饭,甚至不休息,现在又是年初,害怕你会发烧,我..”



    “翔くん,抱歉..是我没..”未吐出的语句被樱井翔的一个吻而吞回松本润的肚里,只是单纯的亲吻着,但是为什么会这样的苦涩?



    闭了眼,一直忍着的泪水就这样的流下,却被樱井翔温柔的用手指拂去。



    “润,答应我以后不要这样了好吗?我不想像以前一样…”是说自己赌气回家了没有告诉樱井翔,那天回家的时候看见的樱井翔好像也是这样,想被抢了最珍贵宝物的孩子,那样无助。




    “润,你知道吗,我早就找到了你送我的最珍贵的礼物,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那颗松。他的名字叫松本润。”



    “你能陪在我的身边,和我度过春夏秋冬,和我一起生活下去,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我怎敢在奢求更多。”



    “まっちゃん,现在已经十二点了,谢谢今年的生日也是你陪着我度过的。”



    樱井翔捧起那人埋在自己胸前抽泣的脸,“不要再哭了,眼睛都肿了,你可是MJ啊,眼睛肿了就不帅气了。”“去你的,就算眼睛肿了我还是帅气的MJ!”听着反抗自己的小奶音,樱井翔的心终于全部放下了,朝思暮想的人终于回来了。




    人的情绪一旦松懈下来,就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晚上什么都没有吃的仓鼠先生的肚子,突然的就叫了一声,这突然的声音,让两人一愣。



    “翔ちゃん,我这里有新鲜的赤贝哦~”向邀功的小孩,松本润举起手里的口袋,“比起赤贝,我更想吃你。”俯在耳边的低沉声线,让松本润从耳尖到脸迅速变红。



    只不过樱井翔的肚子在这个时候又很争气的叫了一声,两人相视而笑,松本润熟练的走进厨房,开始处理起赤贝,樱井翔在吧台的位置看着松本润。



    一同端上桌的还有一小块蛋糕,“生日快乐,翔ちゃん。”“谢谢。”



    【我最珍贵的礼物,就是和你相遇,和你相识,和你度过余生。】



    【翔くん,以后余生请多多指教。】



    那天告白后,松本润的回答让樱井翔愣了神,松本润的背后是火红的晚霞,映在松本润微红的脸颊上,像是为他准备了一身火红的衣装,那样动人。



    樱井翔一口一口慢慢的吃着蛋糕,最后一口送进嘴里,拉过自己对面的人,吻了上去,甜腻的巧克力在口中化开,从樱井翔的口中传来,蛋糕被两人分完,不舍的舌,缠绵了许久。



    一吻结束,没有言语,温柔的对视而笑。



   待樱井翔收拾完了餐具,松本润也洗好澡了,先行去床上躺着了,樱井翔也就慢慢的洗着澡。洗完到房间,看着松本润已经熟睡了,轻柔的拉开了被子,樱井翔躺在松本润身边,像是感觉到动静,松本润转了个身,把手搭在樱井翔的身上。



    樱井翔笑着,把人抱进自己的怀里,下巴顶着对方的头顶,樱井翔很喜欢蹭松本润的头发,软软的。



    “翔ちゃん….生日快乐….”听到松本润轻声说出的话,樱井翔收了收手,把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



    “谢谢。我的まっちゃん。”



    【我早就已经收到最珍贵的礼物了,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松本润。】

 



    Good  Night.My angel.

 

Have you get the things you wanted  from  the world?

Yes,I have.


评论
热度(24)
© 『欺诈师』🔚 | Powered by LOFTER